夜夜笙歌 【风云同人】[断家兄弟]天天天晴
FC2ブログ
2018年12月 / 11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1月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Top↑

2010.04.20 (Tue)

【风云同人】[断家兄弟]天天天晴

  给葫芦那篇的回文,可以算做是续吧?不过拖了蛮长一段时间,有些前言不搭后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想要表达什么了,总之,就是这样吧。

  一去五年,再一次站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神锋的心境已经大不一样。
  没有喧嚣的人声没有斑驳的血迹也没有破碎的尸体,青草,野花,绿苔,灌木将曾经惨烈的战场变成了美丽的原野。
  脱离江湖数年,神锋身上的戾气早已褪尽,两只相互追逐的野兔坦然越过他的脚背在他面前嬉闹并不因害怕而逃走。
  他蹲下来抚摸其中一只,手指滑过细软的皮毛,感受到那下面脆弱得可怕的小小心脏的跳动。那种让人想要去保护的欲望,让人怀念的曾经熟悉现在却有些陌生的感觉。
  推推它们的屁股,看着它们蹦跳着一起跑远。站起身来,视线慢慢上移,头微微仰起,终于看见峭壁上那些虽然时光流逝但依然清晰深刻的痕迹。回忆突然决堤,刻意想要忘记的情感骤然被放大了一千倍,一万倍,在身体中疯狂奔涌,几乎要将他淹没。
  原来,什么都不曾改变。



  站在断崖边上,山风吹动衣摆发出猎猎的声响。许多回忆的片段像流光一样在眼前闪过,伸手想要抓住它们,它们却像风一样从指间溜走了。



  “我从来都不想你可怜我。”
  “但是,你这个样子,”
  “这个样子看着我。”
  “其实也不错。”



  原来,只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不在了。
  仅此而已。



  他总是笑得很张狂,仿佛为了掩盖那张看似坚毅的脸下的某些秘密。
  直到神锋的出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一向骄横跋扈的他喘不过气来。无法选择的出身,彼此特殊的血缘羁绊,对对方超越身体甚至不被意识控制的了解,让他感到恐惧和心虚。讨厌那张一样的脸,讨厌他的不离不弃,讨厌他一厢情愿地插进来分享自己的人生。同时也厌恶自己,厌恶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清楚那个自己讨厌的人在想什么,厌恶自己竟然有那么一点嫉妒,嫉妒他的强,嫉妒他分割了自己的世界。总之,是个让人极不爽的家伙。
  他凭什么来妨碍我的人生,他凭什么来左右我的思想,我蓝武从来都不为任何人活也不为任何人停留。你喜欢跟着那便跟着,只是你绝不要妄想我会顺着你的意。
  那小孩子般的心性,让人无奈也让人惋惜。神锋其实并不在意他如何看待自己,他只是在做他想做的事,保护他觉得重要的人罢了,哪怕对方拳脚相加恶语相向。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伤口可以愈合侮辱可以遗忘,但是重要的人失去了就再难回来。



  当接受他的付出变成了习惯,透支他的爱变成了理所当然,贪心的以为其实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的时候,蓝武才发现一切早就已经偏离轨道走向了注定的毁灭。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条无法后退的绝路上连荆棘都开出了美丽的花。到底是什么,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真他妈该死!



  
  曾经我是你你是我,但是现在我是我你是你。

  那么以后呢?





  巨阙在蓝武手中变成碎片,他带着挑衅的笑容将自己的身体撞上已来不及收势的惊寂。
  他抱着他笑得喘不上气,仿佛被惊寂狠狠穿胸的人不是他。
  他握着刀柄愣神,满手满身都是他的血。
  他越是笑,血流得越多身体就越冷。是不是我把血流光了,我就能摆脱那该死的双生羁绊?
  他突然觉得他离自己好近又好远。虽然知道这一刻迟早会来,但真正面对的时候依然变得手足无措。
  他抬起手掐住他的脸,用力地捏,有些像带着宠溺意味的惩罚。他说,他妈的不准哭,又不是女人,难看死了。
  他愣了一秒便立刻闭上眼听话的收回眼泪,迅速地整理了心情,甚至强迫自己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说,大哥,我们走。
  他想,我这个时候有没有像大哥一点?
  他想,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的大哥。






  神锋转过身张开双臂往后倒去,整个人就仰着跌进断崖下的云雾中。就像梦中一样,风在耳边呼啸,周遭景物不断上升变换。
  从前的神锋不是会做梦的人,因为那不是值得他去耗费心力的事情。他极少停下来去想无关紧要的事,他亦似乎不曾为了自己做过什么事,不曾为自己设想过未来。直到离开那个纷繁复杂的江湖,真正的静下来沉淀自己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曾经经历过的那些自己觉得无关痛痒却惊天动地的事情居然有那么多,它们全都被随手扔在记忆的角落里,在不知不觉中堆到扑出来。
  里面都有些什么呢?
  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容那些曾经重要的情感那些曾经在乎到有失偏颇近乎执拗的人,到头来似乎都消失了却又好像都在那里。
  看过了就放回原处,过去已然是过去,并不能改变什么。
  就像那一年,我们共乘一马,你就在我身后,有些虚弱却让人心安的心跳。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在你我身上,飞驰让光影不断后退,空气中沉闷压抑的气氛让我几乎要看不清前方。那一刻,我第一次分心去想,是不是这样飞奔下去一直不停,我们就可以一起走到世界的尽头。



  重重地跌进水里,溅起数丈高的水花,在水边小憩的水禽被惊得扑扇着翅膀飞远。毫无防备的落水,身体生生的承受了全部的冲力,内脏似乎都被搅碎。剧痛袭来,蔓延到四肢百骸,神锋却没有挣扎,任由重力和水流将他带到水底。
  躺在水底,看着头顶已经变成一个光点的蓝天,咧开的嘴角冒出一串细碎的气泡。



  后来,后来我们终于可以一直不停的奔跑,你就在我怀里,我紧握着你虚弱到快消失的心跳,一直走,一直走,直到马儿精疲力竭。当我们终于穿过阴霾晦暗走过雾霭荒凉,停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阳光穿破乌云重新洒在你我身上,投下斑驳的光点。
  那一刻,我们真的永远不再分离。









  天乐村。



  “小兄弟,又来陪我聊天了啊。”看到来人,白发老人显得很开心,合上手中的书卷,站起来伸手拈掉粘在青年刘海上的草叶。
  “嗯,这次特地带了一些对您身体有好处的草药过来,我这便去交予鬼虎前辈。”青年正欲转身就被老人叫住。
  “孩子,相识数月我虽从未问过你的名字,但我总觉得你我十分投缘,就好像曾经认识一样。”
  “您待人随和,就像我的长辈一样,能与您相识已是我的福分,哪敢多求前缘。”青年露出淳厚的笑容,抱拳微微鞠了一躬,“一直没有告知您我的名字实在有失礼节,我叫断情。”







  那么以后呢?



  以后我还会是我,我也会是你。
  也是你。





  完。


17:24  |  [萌]廢柴倉庫  |  COMMENT:(0)  |  EDIT  |  Top↑

Comment

日誌留言 (為屏蔽小廣告,請勿使用‘半角’英文字母P,‘全角’可。)


 僅對管理員顯示 (非公開留言)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ageTop

 | BLOG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