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笙歌 【风云同人】[神锋中心]相去复几许
2017年09月 / 08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月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Top↑

2010.04.07 (Wed)

【风云同人】[神锋中心]相去复几许

  送给葫芦的文。
  看上去虽然有那么多,但是废柴只会平铺直叙(喂),总是写不出想要的感觉的样子(抠桌子)。
  我要再接再厉T皿T。




  “杀了他!”
  “还在犹豫什么!快给这魔头最后一击!”
  “对!快灭掉这魔头为武林除害!”
  ……

 

  神锋只觉眼前的漆开始不断的旋转。
  漩涡的中心渐渐出现一个亮点,亮点慢慢变大,变大,最后变成耀眼刺目的白洞将自己吞噬。



  “神锋,走吧,你在这只会让自己更痛苦。”一旁的步天握上怔住有些失神的神锋的手腕。



  耀眼的白光渐渐散去,视线所及之处无不惨烈。
  废墟。
  血迹。
  尸体。
  耳边不断地回响着叫骂声、助威声、呼喝声、刀剑相搏声……
  半空的云雾中突然窜出一个带着嚣张紫气的蓝色身影,神锋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惊寂。



  “神锋!跟我走。”步天也看向同样的方向,露出急迫的神情,可是不论他怎样拉拽,神锋依旧站在原地岿然不动。



  苍龙死死的绞缠着伤痕累累的毒蝎,利爪刺破毒蝎的甲壳,紫色的浓液淌下来。另一边的大邪王从后抱住魔魁,尖锐的骨刺深深地陷进魔魁血脉喷张的肌肉里,鲜血淋漓。
  墨色浓云渐渐散去,步惊云和聂风落回地面时,聂风看到了仍在一旁观战的神锋,不禁有些难过。聂风浅抿了一下嘴唇,准备过去却被步惊云拉住,对上眼神询问为何的时候,对方只是看着他摇摇头。
  聂风收回了步子站到步惊云身后,眼神却不舍得离开神锋。



  惊寂的颤抖和胸口撕裂般的疼痛让神锋彻底清醒过来,明白了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所谓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那个众人口中杀千刀十恶不赦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那个不管自己如何努力如何付出他终究还是决定走他的不归路,现在终于油尽灯枯走到尽头了的大恶人就是自己的大哥,蓝武。



  “大哥他是自作孽不可活。”神锋轻轻拂掉步天握着自己的手,语气平淡得没有一丝起伏。“可是他终究是我大哥。”
  从未见过这样的神锋,他身上骤然爆发出的浓重战意让步天心下一寒,难道神锋想要阻止大家杀蓝武?他终究还是决定站在他大哥那边,保护他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吗?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步天比谁都懂神锋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只因为他曾经是被世间唯一血亲保护过的人。可是真的有必要为了一个一次次背叛自己的人而以身犯险吗?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道金色的光直窜到半空加入了打斗。
  黄金刀气从神锋身上源源不断地涌出,在惊寂撞上大邪王的时候四下溅开如艳丽的烟花。
  “神锋!蓝武不值得你这么做!”易风见是神锋,立刻止劲收招往后一个空翻落回地面。
  一如从前,神锋握着惊寂将伤痕累累的兄长护在身后,并不多言。蓝武嘴角往上翘起夸张的弧度,得意地看着四周那些刚才还疯狂叫嚣着要杀他的正义之士。



  “神锋!枉你一直秉持正义!现在竟然要助纣为虐!”
  “哼!他们本就是蛇鼠一窝!物以类聚!”
  “麒麟魔断浪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是好东西!”
  “对!把他们都杀了!以绝后患!”
  …………



  附和声一浪高过一浪,聂风凛然的神情有一些动摇,这次还未来得及迈出一步就被步惊云拦了下来。
  “云师兄,锋儿他!”
  步惊云依旧只是摇头示意让他不要插手。
  可是一个是亲生骨肉,一个亦是视如己出,聂风看着场面上刀剑相向剑拔弩张的易风和神锋,心情愈发焦躁,连冰心诀都失了效。
  “关心则乱。”步惊云只说了四个字,声音不大却足够聂风听清。
  聂风只好按下不安的心站在原地。他所担心的并不是神锋陡然反水,因为他深知神锋绝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他的为人究竟如何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聂风也不相信以神锋的性子会做出如此离经叛道之事,他只是担心那个傻孩子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神锋,你这又是何苦?一次又一次的把赌注押在必输无疑的人身上,你就不怕输得一败涂地?”易风握着大邪王的手垂下来,并不做战斗姿态。
  “易风你说过,赌博就是为了赢,为了体验那种快感。虽然大哥这一生跌宕起伏命途多舛,输的时候远多于赢,但是如果他可以在失败的时候赢了我,我想他这样会开心一些。我并不介意他从我身上夺取什么利益,他是我的孪生大哥,我们本就是一体,我的自然也是他的。我已经失去了也错过了太多重要的人,如果连他也失去,那我才是真的一败涂地。”
  神锋平淡的叙述让在场所有人为之愕然,方才还闹哄哄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变成了窃窃私语。
  易风最先从惊愕的表情中恢复过来,整理好心情,嘴角重新挂上惯有的邪魅笑容。“看来这么多年我确实小看你了。但是蓝武今天杀也得杀!不杀也得杀!我不想与你兵戎相向,你让开!”
  神锋握紧刀柄,金色刀气澎湃而出。“要杀我哥,先过我这关!”
  “啧。”易风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往上跃起数丈带着大邪王巨大的阴影压迫下来。此招赫然是,狂邪翻天!
  刀势下方的神锋并不退让,一臂护着身后的蓝武挥起惊寂硬生生接下这凶猛的一招。正邪两柄神兵在撞击下发出刺耳尖啸,一旁内力稍低的人禁不住捂住耳朵表情痛苦地跪倒在地上。



  一直站在神锋身后的蓝武如意算盘正打得开心的时候就被刚才的那一番话兜头浇了一盆冰水,冷了个彻骨。一直以为是自己在耍人却万万没料到自己其实才是那个被耍还乐得开心的白痴。
  心下登时怒极,这种事对他这样的人来说简直是无法容忍的侮辱!他才不需要这样的施舍!
  蓝武乘着神锋与易风刀刃相接无暇他顾只得以左手对掌内力相搏时,运起五毒邪元最高功力狠狠打在神锋背上,妄图借由神锋的身体将剧毒过到易风体内。
  发觉异样的神锋立刻收了内力将易风踢开,转身对准偷袭自己的蓝武胸口一掌猛击。一前一后的夹击再加上剧毒,神锋内息紊乱毒气攻心,立时吐出一大口血。
  “神锋!世上怎会有你这样的烂好人!我不需要你可怜我!少他妈的在这里装圣人大发慈悲!”蓝武擦掉嘴角的血迹站起来对着神锋破口大骂。
  “蓝武!你这狗杂碎还是不是人!!!”易风早已看不过眼,但碍于神锋受伤并未立刻出手。
  “哼!我早就不是人了!我是魔!是魔!!”蓝武并不在乎自己伤得有多重,依旧站着藐视四周,“倒是你邪王,我可真没看出有哪一点邪了!我呸!”
  “可恶!!!”在这一激之下,易风终于忍无可忍地拎起大邪王全力向蓝武砍去。



  熟悉的尖啸声。
  神锋再一次挡在了蓝武的面前拦下了易风的攻击,易风虽反应得及时,却还是将七分力道挥了出去。
  “我说了,要杀我哥,先过我这关……。”话音未落,一口恶血就从神锋刻意闭上的嘴角流下来。
  “不可理喻!你实在是不可理喻!!”易风快要被神锋气疯了,狠狠地咬着牙,无处发泄的愤怒沉降下去压碎了地面,留下两个深坑。
  易风脑内飞快的运转着,他要想一个好办法,既能杀了蓝武又保住神锋。可是不等他想出来,神锋就径自走到一边拾起蓝武的巨阙将它交回蓝武手上。
  在场众人不懂神锋是要做什么,只觉得气氛又紧张了几分。不过除了易风还有风云在,他们并不担心蓝武和神锋真能搞出什么名堂来。



  刀起,刀落。
  神锋用惊寂在易风面前的地上划出一道深刻的剑痕,大声道。
  “越此线者,杀!”
  别人会如何做不知道,总之他邪王易风才不会管这条什么破线,杀不杀不是你说了就能算的。可是在他正要跨过那道剑痕的时候对上了神锋的脸,熟悉的人不熟悉的表情不熟悉的眼神……
  那种仿佛被看穿了心事的异样感将惊愕的易风钉在原地,大脑似乎也在瞬间停止了运作。
  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家伙怎么会……他明明……易风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忘了此刻应该追上去拦下他们。



  神锋乘机拉着蓝武上了断崖。
  “真是好地方呢。”蓝武看了一眼深不见底云气弥漫的深渊说道,如此传统的死战场所他又怎会不懂神锋意图。
  “大哥,把你所有的恨所有的不满所有的一切都发泄出来吧。你必须尽你的全力杀了我,否则我就会杀了你。”神锋将一直束缚着自己的心锁解开,拿起惊寂指着蓝武认真的说,语气中充满了决绝。
  “好!好得很!这才像我蓝武的弟弟!”蓝武笑罢,拿起巨阙轻轻地碰了一下神锋手中的惊寂,仿佛兄弟击掌一般。
  而后两人反方向退开……
 



  聂风步惊云还有易风等人追上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人坠下悬崖。
  整个山谷都回荡着蓝武肆无忌惮的狂傲笑声,惊寂刺破了他的胸膛穿过身体。两人都耗尽了力气,身中剧毒的神锋现在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了。
  仿佛没有尽头的下坠,风声在耳边呼啸但是自己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渐渐的,神锋觉得熟悉的暗又席卷了自己,世界再度慢慢被暗笼罩,光亮一点点缩小,缩小……
  模模糊糊觉得那个红白相间的身影几乎就在眼前,伸出手去却抓了个空……
  我在期待什么呢?



  那个熟悉的身影最后也被淹没在无边的暗里。











  神锋躺在床上睁开眼,熟悉的屋顶并没有什么改变。
  山里的野鸡刚打鸣,天边现出鱼肚白,林间弥漫着淡雾不甚清晰。神锋坐起来揉了揉脸,到厨房里给灶膛添了点儿柴火,淘了些米放进锅里。
  乘着煮粥的时间,神锋拿起一根竹枝在屋前的空地上练功。
  一整套惊情十变练下来,雾散了,天也亮开了。于是拎了桶到井边打水抹身,却突然看着打起来的水里自己的倒影怔怔的出神。
  “清明了。”



  走了不远不近的一段山路去了最近的小镇,把采来的上好药材抵换了些碎银子,又买了酒菜和香烛后,加快脚程回了山。
  并未直接回家而是弯了几道之后走进连路都没有的一段小林子里,越过小涧,密集的荆棘丛后是一片豁然开朗的平地。
  神锋走到一个小土堆前放下手中的包裹,跪在地上用手小心的抹掉墓碑上的泥土,然后摆好酒菜靠着那块碑席地而坐。
  “大哥,我来看你了。”
  说话间,神锋斟了一杯酒洒在蓝武坟前。
  “五年了。”
  是啊,竟然已经五年了。
  自你死后我便真的离开了那个叫江湖的地方。不惹是非,隐姓埋名,逍遥自在。神锋笑笑给自己斟了一杯,凑到嘴边的时候笑容和动作都顿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一口喝干。









  问君相去复几许?
  犹生死。




 
  完。


12:24  |  [萌]廢柴倉庫  |  COMMENT:(0)  |  EDIT  |  Top↑

Comment

日誌留言 (為屏蔽小廣告,請勿使用‘半角’英文字母P,‘全角’可。)


 僅對管理員顯示 (非公開留言)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ageTop

 | BLOG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