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笙歌 梦。
2017年09月 / 08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月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Top↑

2010.03.12 (Fri)

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今天的梦接上了昨天的梦还很微妙的做了补完,于是我以上帝视角看完了整个故事。
难得可以把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楚,即便是BE也写下来做个纪念吧。

第一幕:

(我看到变成一片废墟的城市,我以为梦见了世界末日。)

角度变换,画面里出现了四个人。
步惊云、聂风、阿铁、‘聂风’。
他们都停在半空,看上去十分疲惫和虚弱。
突然不知从哪里射出一道强光,目标正是狼狈的四人。
聂风反应很快,一把推开了自己身边的步惊云。
阿铁反应稍慢却也将‘聂风’及时推开。

强光穿过了聂风的身体再击中阿铁。
直接受到攻击的聂风灰飞烟灭。
间接受到攻击的阿铁面目全非,失去意识。


第二幕:

墓园。
云压境,暴雨。
步惊云和‘聂风’站在聂风的墓前。
步惊云握紧了拳头,血花从伤口爆裂出来,再被雨水冲走。
他弯腰抚摸墓碑上的照片还有名字。
雨渐渐小了。
当步惊云的鲜血不再被冲走,逐渐填满了墓碑上的聂风的名字的时候。
雨停了。
原本不太待见步惊云的‘聂风’看到这样的情形便也不想再说什么也不想再干涉这个男人什么了。
不在的人终归已经不在了。


第三幕:

飞沙走石,暴风肆虐。
风眼里站着两个人,‘聂风’和步惊云。
‘聂风’挥刀砍向步惊云的时候,步惊云没有动也没打算反抗。
但是一直想要除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的‘聂风’却在最后关头收住了手劲。
(于是这个梦里出现了对白,女王的声音很好听。)
“我改变主意了,我现在不想杀你了。我要留着你这条贱命,看你一个人忍受千万年孤独的痛苦!”
步惊云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眼神多了几分内容。
读懂了其中含义的‘聂风’非常愤怒的把雪饮架到步惊云脖子上,“步惊云我警告你,不要激我杀你更不要企图用阿铁来威胁我!你给我滚回天山上去!离阿铁远远的!永远都别再让我看到你!”


第四幕:

‘聂风’神情落寞的去医院看阿铁,脚步虚浮,一路上撞了好几个医生和护士。
那个人终于走了,但是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打开门就看到躺在被各种仪器围绕的床上的阿铁,惨不忍睹的身体上插满了不同颜色的管子和导线。
‘聂风’走过去坐在床边,握住阿铁的手,抬起来放在嘴边亲了亲然后贴在脸侧。
“都结束了。那个人走了,你不会再痛了。所以我命令你,马上给我醒过来。”

阿铁当然是不会醒过来的,应该说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就在刚才,他被正式宣布脑死亡。

(脑死亡是什么?
只要继续为其提供营养和氧气,他的心脏依旧会继续跳动,面貌如初。
但是却永远不会再睁开眼睛。
永远不会。)

一直强装镇定的‘聂风’终于崩溃了。
所有的防御和伪装的外壳全部在那一瞬间崩毁了。
他哭了,抱着阿铁哭得一塌糊涂。


第五幕:

‘聂风’开始用克隆技术复制阿铁。
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很可笑的行为,但是他却无法罢手。
失败。成功。
他看着他们长大,越来越像阿铁,但却无法在他们身上找到那个人的影子。
他不肯放弃,甚至幻想帮他替换身体。
但是有些人始终无法被代替也无法被变更。

很多年以后,身心疲惫的‘聂风’放弃了努力和幻想。
他回到阿铁身边,笑着跟他讲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从未跟他说过的自己的秘密。
然后他吻着阿铁流着眼泪关掉了那些维持他生命的仪器的开关。

阿铁被葬在了聂风的旁边。


第六幕:

某一天。
‘聂风’来扫墓的时候遇见了步惊云。
没有太多的惊讶,平静的向对方露出浅浅的笑容。
放下手中的花,站在墓前看着墓碑上那个傻瓜的照片。

时间总是在无声无息间流逝。
太阳落下海平线的时候,‘聂风’和步惊云转身离开。
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END.



心情不好还做这样的梦,潜意识告诉我,我大概就是个喜欢自己找不痛快的笨蛋。
09:45  |  [萌]愛腐殖質  |  COMMENT:(0)  |  EDIT  |  Top↑

Comment

日誌留言 (為屏蔽小廣告,請勿使用‘半角’英文字母P,‘全角’可。)


 僅對管理員顯示 (非公開留言)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ageTop

 | BLOG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