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笙歌 【混合同人】[鐵風/雲風]同居軼事 1-4
2017年09月 / 08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月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Top↑

2010.02.26 (Fri)

【混合同人】[鐵風/雲風]同居軼事 1-4

这个故事是在保留神武纪原有的某些设定而存在的平行时空中进行的,反正就是20xx年,不一定是2047,也不一定是神武纪的那个社会环境。
神武纪聂风在本文中职业是影视歌三栖有车有房有大把票子的当红一线大明星。
阿铁是他的经纪人。
(这个设定果然最好用最百搭哦也= =。)

 
唔,虽然有写明CP,不过本文基本可能还是神武纪聂风中心啦~。







“我养你啊!”多么感人的一句话。
这是‘聂风’站在天山顶上乌漆抹的环境里对着屋子里的聂风喊的第一句话。
“没关系!你跟我下山去,那个拖油瓶你也可以带着,我养得起!”
这是第二句。

后来,‘聂风’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再后来,看着那个王八的死鱼脸的时候,他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可恶!你就是个拖油瓶!米虫!你得意什么!要不是因为聂风,老子早把你踢出去了!
然后脑子里冒出了一系列诸如:‘狗仗人势’‘打狗要看主人’一类的没头没脑的话……
火大归火大,但是一想到聂风那张苦着拜托自己的脸,心就又软了。
得,这罪就继续受着呗。我欠你的,成不?
但是老子不欠你的!步惊云!
一转头看到那张屁事没有的脸,‘聂风’就又被气得炸了毛。

Oh,shit!
 
步惊云,绝对是叫[聂风]的人的死穴。
不管是他还是‘他’。

‘聂风’第一千零一次愤怒地想改名字。








自从打算把聂风和他的拖油瓶接来住,‘聂风’就一掷千金买了一套带阁楼的顶层洋房,花重金改造成了三层的跃层复式。
因为职业的关系,不太方便把这俩放出去住,一是不方便,万一聂风被当成自己搞成头条上了新闻那就不好办了,二是这俩啥都不懂得重头学起。
步惊云和聂风住一楼,阿铁和‘聂风’住二楼,三楼是阁楼也是‘聂风’的私人空间,严禁外人进入。
‘聂风’禁止步惊云出现在二楼以上的范围内,通往二楼的楼梯上挂着一个醒目的牌子——步惊云止步,字旁边还画了一个呲牙咧嘴的Q版小人儿。
聂风第一次见到那块牌子的时候差点把嘴里的水喷出来,好容易收住嘴里的喷势才转头对旁边的步惊云说到。
“云师兄,你说这算不算现世报?”
“你跟他在一起,连嘴也变毒了?某些方面你怎么不向他多学习一下?”
聂风的脸唰的一下变了颜色,本能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步惊云和聂风的卧室,主色调是白,简约清爽一目了然。家电也尽可能的做到简单实用,‘聂风’可不希望那两个老妖怪在没适应城市生活之前搞出什么灾难性事件来。
浴室墙上贴着的马赛克是极好看的价值不菲的底白百合,完整的包围了整个浴室,颇有点神秘的气氛。巨大的顶装花洒水流很舒适,可以笼罩整个身体,是‘聂风’特地为聂风准备的。
他陪着那个杀千刀的步惊云在那天山上天寒地冻的受苦五百年,那都是真实存在的被经历过的事实,不像他接拍的电影或者电视剧一类的,都是假的编造出来欺骗观众的东西。
只是想想,‘聂风’都觉得他太不可思议,心疼得更加厉害。
他为他准备了很多东西,他希望能让他过上好日子。他也说不好是为什么,是因为‘本体’与自己之间的那种莫名如双生般的感应,那种自己都梳不开理不清说出来能酸死人的要命的狗血的羁绊?还是因为害怕看到和自己一样的那张脸露出除了开心幸福之外的表情,担心自己也变成那样?抑或是因为自己完全是水仙花一朵,无可救药的自恋?
不管怎么样都好,如果没有那个更要命的步惊云就更好了。








厨房也是叫[聂风]的人的禁地。

阿铁和步惊云在厨房里做饭,‘聂风’和聂风躲在厨房外面巴着门框好奇的看里面两人热火朝天的忙活着。
感到危险气息的逼近,厨房里的两人,一人手持菜刀,一人拿着锅铲转过身来对着门口长得一样的两个人,异口同声道:“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一开始‘聂风’可没那么听话,他可不是聂风那样的乖小孩,于是赖着不肯走的结果就是导致厨房的门被步惊云排云掌留下无数看着都痛的掌印。
“步惊云我杀了你啊!你知不知道要多少钱啊这门?!”跟步惊云交流本来就很艰难,对于这个跟现代社会完全不接轨的步惊云交流就更艰难了,‘聂风’觉得跟这家伙同处一个屋檐下简直是折寿的白痴行为。
不过他居然生生的把怒气给忍了下来,然后咬着牙找人把门换成了玻璃的。
不准我进去,我在外面看还不成么?真是不管怎么看都有点儿悲哀的妥协。

不管对于哪个聂风来说,厨房的诱惑力都是极大的,在厨房里做饭的人的诱惑力也是极大的。

咳。没别的意思。

比如,‘聂风’和聂风都觉得单手磕鸡蛋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并且不论自己学会了什么高难度的武功招式也学不会单手磕鸡蛋。就好像你不能用你漂移的技术来颠勺一样……这个是实打实的技术活。
‘聂风’和聂风很慕,也只能慕着,还得隔着那扇通透的玻璃门。

 






天气挺好,阳光很温和,晒得人有些懒懒的。
有钱又有闲的人们总会在这种时候抓紧时间享受人生,顺便放放闪光弹啥的。
比如,
‘聂风’家的两个阳台——


楼上。
“来,张嘴。”阿铁叉了一块西瓜凑到‘聂风’嘴边。
“啊~~~~唔。”


楼下。
“云师兄,张嘴。”聂风叉了一块西瓜凑到步惊云嘴边。
“……唔。”


楼上。
“来,张嘴。”阿铁又叉了一块黄桃伸了过去。
“你喂我吃。”。
“……唔……嗯唔……”
“再来一块~”


楼下。
“云师兄,张嘴,啊~”聂风也叉了块黄桃凑过去。
“你也吃。”
“你吃了我再吃。”
“……”
“……唔……嗯唔唔……”
“再来一块。”

小日子挺幸福的不是么。 



 

 

TBC……

16:17  |  [萌]廢柴倉庫  |  COMMENT:(0)  |  EDIT  |  Top↑

Comment

日誌留言 (為屏蔽小廣告,請勿使用‘半角’英文字母P,‘全角’可。)


 僅對管理員顯示 (非公開留言)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ageTop

 | BLOG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