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笙歌 【风云接龙】[蓝神]小赌怡情,大赌伤身。
2017年11月 / 10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月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Top↑

2010.02.22 (Mon)

【风云接龙】[蓝神]小赌怡情,大赌伤身。

我最近没更新都在不务正业些什么啊啊啊啊,抱头。


CP:蓝武×神锋。
COSer:[吡——]×[吡——]
 
水仙兄弟乱[吡——],你真的确定要看?那么被雷死的话作者表示无法负责,请多保重。

前情提要:
  起因:一个关系到男人某方面面子问题的该死的赌约——易风和蓝武打赌他能不能在当晚吃掉神锋。
 
 
 
 
 
 
 
 
蓝武——
弟,之前被易风那小子搅了局,我们回蓝门重新喝过。
 
神锋——
行,回去后我陪你痛饮,不醉无归。
 
 
旁白:镜头快放,不灭蓝门。
 
 
蓝武——
弟你在这坐着,我去拿酒。【顺便往里面放点料。】
 
神锋——
嗯。【规矩地坐著,默默看哥哥的背影,如果能一直都这样和平便好了…】
 
 
蓝武——
【拿了酒回来,摆出刚才对着水缸练习了半天的笑脸,给弟倒满酒。】我们兄弟从没有这么坐下喝过酒吧。
 
 
旁白:外面天色已经全,屋内高烛闪烁
 
 
神锋——
【打心底对哥哥灿笑】是啊,一直都太忙碌,现在能这样喝酒,真的很好。
 
神锋——
哥,弟先敬你。【举杯】
 
蓝武——
【看到阿弟真诚的笑容忍不住又想给他一掌或者直接拿巨阙砍了他,你笑什么啊笑?老子是装的看不出来吗?!可想而知,你是怎么被那个姓易的小子糊弄得团团转的。】
 
蓝武——
干。【举起杯子,收敛了一下表情,免得面上那条疤痕又凸显出来。】
 
神锋——
嗯,干。【全然不知哥心中所想,一口饮尽杯中物】....咳咳!啊、这酒真烈...
 
蓝武——
【事先服了解药也没有料到阿弟那么大的反应】你酒量似乎很差?【放下杯子,伸出手抚了抚他的背。】
 
神锋——
咳...不太常喝酒、【呛咳一下顺过气】没关系,多喝几杯就习惯了。
 
蓝武——
【猛的一敲桌面,杯子弹起来翻了个个儿。】那你还经常去和姓易的小子喝酒?!明摆着让他占便宜还去?
 
神锋——
我、我们都是喝茶...【想起易风一贯的痞笑,莫名郁闷】哥,我们不提他行不行?
 
蓝武——
【点头,扶正杯子重新倒满。】来,再喝一杯。
 
神锋——
...嗯【看著杯子里的酒被重新注满,然后昂头饮毕】
 
蓝武——
【看到那点‘料’似乎是开始有点起作用了,忙又倒了一杯】弟,这些日子让你帮我照顾蓝门着实辛苦你了,我也是迫于无奈才寄人篱下。我知我让你失望多次,但是以后必定不会了。那次如果不是步惊云强行逼迫于我,我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步惊云我X你老母!老子可是真心有过想要隐退之心的!有点忿然的喝干了杯里的酒。】
 
神锋——
【有些茫然也有些意外】不...不辛苦,你是我哥,我为你做什么也是应该的....至于步前...【看到哥的脸色后改口】步惊云的事,以后也不会再有的
【唔、那酒真是烈...不忍拂哥哥的兴致还是再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蓝武——
【原本这酒就号称三杯倒,外带加了猛料玉合欢,就算是内功深厚的习武之人也一样会不胜‘酒’力。看着阿弟面色潮红,眼神飘移,知道是于那‘赌约’胜利又近了一步。借机凑得更近些。】弟,我一直以来对你可算是狼心狗肺无情无义,你当真一点都不记恨?
 
神锋——
我...【小力甩头,哥凑近的脸看起来变成三个....】我只知道、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再怎么样....我... 【有点吃力地换气】也不会....记恨你的 【唔...怎么...很晕...】
 
蓝武——
【见他说话已经磕磕巴巴,努力甩头想要清醒似乎却只是更晕乎而已。】不管我做什么都不会恨我的对吗?【捏住他的下巴,先前伪装的面具从嘴角的邪笑开始破出一条巨大的裂痕。】
 
神锋——
【眼前蓝武的表情已经模糊成一片,只听到自己很吃力说话的声音】什...什...么?
 
蓝武——
【捏着阿弟下巴的手变成抚摸,顺着下颚滑到后颈,拇指拨弄着他的耳垂。】还知道我是谁吗?【感到他因为药力而出汗的身体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药香,适当的撩拨果然更有利药力的发挥。】
 
神锋——
唔...【因为被抚摸的搔痒缩了缩颈子】...哥...?我...好热...【觉得蓝武掌心较低的体温很舒服所以眯起了眼,笑开】这....酒...不该喝的....
 
蓝武——
【阿弟的身体越来越烫,把头靠上来,滚烫的脸在我的手上磨蹭,只可惜那点冰凉不够缓解他体内正熊熊燃起的火,一看就是毫无经验的雏儿,这些反应无异于是天然的诱惑。】不该喝?现在可不是你说了能算的。
【将唇轻轻扫过阿弟微张的双唇,满意的看着他的反应。这赌我可是赢定了。再度浮起的邪笑张狂的撕碎了面具,露出本来的邪恶。右眼上的红痕比方才更明显了些。】
 
神锋——
【嘴唇被另一个凉凉的唇触碰,没来由地继续轻轻笑著,慢慢探手,两掌爬上蓝武的脸,指尖抚上他脸上的疤】....反正....都已经喝了.....算不算...无所谓.....
 
蓝武——
【看着他现在这个模样,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火起。特别是想到他可能会对某些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就更加不爽起来。不爽?我有什么好不爽的?发泄般狠狠地吻上去,叼住下唇吮咬,甜腥充斥着口腔的时候才将舌头伸进去纠缠。面对丝毫不得要领的青涩,无端暴怒的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
 
神锋——
呜、【没有预期到突如其来的狂暴,已经昏乱的神智仅存的意识是从咽喉迸出一声破碎的呜咽,却挡不住那阵夹带怒气的肆虐,只觉得全身力气快被抽空,原本搭在蓝武脸上的双手于是软软地垂下落向对方颈肩。】
 
蓝武——
【抓住滑下来的手臂往床上顺势一带将他压倒,一手撑在头侧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看着那微肿的艳色嘴唇,浮起不明雾气的双眼和细小的挣扎,自己的身体的变化亦更加明显。】呵,蓝武,你可真不是东西。这可是你的亲弟。【小声的自嘲了一句,低下头啃咬阿弟的耳垂,用力的咬住并拉扯,留下深红色的牙印。】
 
神锋——
唔、【耳垂吃痛于是下意识开始用力挣扎,朦胧的意识开始叫嚣不对劲,却完全没留意在躯体伸展下竟是将自己下半身往蓝武贴得更紧密】......哥...?【颤抖的嗓音破碎且喘息,试图呼吸两人之间已经所剩不多的空气。】
 
蓝武——
【他张嘴唤我,漂亮的小舌滑过牙关,诱惑的样子引得我心中一颤。毫无迟疑的吻上去,扯开他的腰带。手掌顺着缝隙伸进去,接触到他滚烫的身体的时候感觉明显的颤抖。找到胸前的小点揉搓捏捻,因为充血而硬了起来。跪着的右腿放在他双腿之间,抵着那已然有了反应的部位,只是小小的磨蹭一下,就听到细碎的呻吟。掠夺着他肺里的氧气,直到他伸手推我。】
 
神锋——
【哥…?脑子里有漩涡在疯狂旋转,身体各处因为被碰触而产生烦人的高热,我觉得我疯了,跟我有著一样的脸却不一样的表情的人皱著眉吻著我……他在点火、点火…】唔…【是谁…是谁…已经、快要不能呼吸、我想推开他、却也想抱住他…】
 
蓝武——
【放开他的时候,唾液不能负荷的从嘴角满溢出来,见他涨红着脸大口的喘息,便膝盖恶质的摩擦着他下身脆弱的部位。有晶莹的液体在他眼中打转,瞳孔在药物和我动作的刺激下放大,一副难耐的样子。】想要吗?嗯?
 
神锋——
哈啊…【眼前闪过一片白光的时候,却分不清是因为不能呼吸,还是下半身的快感太过强烈,那个隔靴搔痒的恶意是我无法忍耐,更难以抵抗的】哈啊…
【不够、不够!无法压抑的欲望令我失控的喘气颤抖,然后,在他问我时,根本已经看不清眼前人表情的我崩溃地点头,环手将自己拉近他】继…续…
 
蓝武——
【三下五除二的剥光了他的衣物,即刻俯首在他腿间。没有接触过的情事的分身有着好看的颜色,张嘴含住用舌头挑逗刺激,让它在自己嘴里难耐的抖动。手掌握住浑圆大力的掐了一把,再揉捏反复。微微昂头,看见那咬着下唇的可怜模样,心情愈发的好起来。】
 
神锋——
嗯、【咬著唇,视线飘忽地顺著眼前人的移动而移动】呼嗯…啊、【身无寸缕暴露在冷空气里,全身的热度与目光却集中在他的动作上,被毫不怜惜地抓住分身蹂躏,这样的快感是我无法想像的,在他加快的肆虐里,我弓起上半身,在他手里释放前发出不成声的呼唤】
 
蓝武——
【将握住臀瓣的手收回来,扶住他的挺立上下套弄 。很快他就只能抓紧床单绷直双腿在哪里发出毫无意义的呻吟,略微用力的啃咬了一下前端,他弓起的身子曲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浊白的液体在我手中喷薄而出。转头看他,他正失神的看着蜡烛的方向。将他翻过来,把白液吐在后方的沟壑里,用手指涂抹开来。】还没完呢。【话音刚落便将手指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身体。】
 
神锋——
啊!【异物探入的不适感让我一瞬间惊叫出声,跟打杀的痛感不同,那是种本能排斥的触觉,更惨的是,那样的触觉还在体内不断开拓翻搅。】不…哈…呜嗯、嗯…【三两滴汗或泪打落在床单上,连反抗的心力都没有,我只是难受地扭动,用剩馀的力气抓住床被,分不清究竟是想逃还是想他停止,直到他终于满意停手方止。】
 
蓝武——
【男人跟女人不同,不会湿,不做好充分准备,难受的不只是下面的那个。虽然有药物的催化,但是没有被开垦过的那里依然很紧,手指在他体内翻搅抽送有些吃力。好不容易加到三根手指的时候,接触的地方才发出滋滋的水声。随意的抽动了几下手指便拔了出来,在他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下,留下鲜红的掌印。】我的好弟弟,你可真的别恨我。【解了自己的腰带,掏出硬挺很久的欲望抵上去。握住他的腰,用力往前一顶,在他的惨叫声中整根没入。】
 
神锋——
啊啊--啊、哈啊…【翻搅感好不容易离开身体,却又被更为巨大凶猛的异物从同一处狠狠刺入,我直觉痛叫,却没想过我的声音只是让身后的男人更加猛力反覆撞击我体内的动作】呜、呃…啊啊…哈啊…停…啊--【那种痛跟比斗时的刀剑无眼不同,是直直刺进我心裡、尊严、或是其他的什么--于是我的惨叫到最后竟变成哭叫。】
 
蓝武——
【契合的地方散发出血腥味,鲜血从裂开的伤口流出来顺着大腿一路往下。他包裹得很紧,甬道不断的收缩,几乎要夹断我的老二。下身的紧缩让我不悦的拧紧了眉头,妈的,没经验的男人比女人还麻烦。弯腰贴上去,手握住他刚射不久瘫软下来的分身套弄。】放松点,你想夹断我吗?!
 
神锋——
呃嗯、【没料到本已发泄过的分身会被再次触碰,身体猛力一颤,身后的男人咒骂似地也僵了僵,然后加快了他手上的动作】嗯、呼…哈啊…【再次冲上来的快感让我顿时身软,几乎要趴在床上,但他却不允许,用力将我的腰向后一拖,又再次开始抽插的动作】不、停…啊、啊啊…
 
蓝武——
【当他终于放开嗓子发出声音的时候,身下的紧夹已经变成微妙的吸引,很是舒服。那个什么气海原来还有这种功效?接着血液和体液混合的润滑,疯狂的抽送着埋在他身体里的凶器。在我手里握着的他的分身再次变得肿胀不堪,前端溢出的粘液沾了我满手弄得很是滑腻。挺着腰自顾自的凶猛律动让他的呻吟拉长了尾音,紧抓着床单的双手,指节泛白。虽然这小子根本不得要领,除却刚才快要把我搞死的意外的话,还是很爽的。愉悦的再往里用力一顶,看他几乎快要晕厥过去,嗓子里的声音被这猛的一下噎了回去。】
 
神锋——
嗯、唔嗯…【丝毫不见收敛的冲撞好几次让我以为自己会吐,或是会再射一次,可是都没有,这样的反覆彷佛永远不会终止地持续,而身后的人竟状似愉快享受一切。】啊…嗯哈…【根本不知道多久,在他突然闷哼加快速度而我终于能解放晕过去的那一刻,我的声音跟眼泪一齐在破碎的音节中喊出那个字。】--哥……【而后,我支离破碎地沈入暗里。】
 
蓝武——
【看着床单上的白色印子,鄙夷的笑笑。】啧啧,这一下比刚才射得更多,积了那么多年也真够为难你的了。这次就帮你泄个够。【将依旧坚硬的物件从他身体里退出,白液和鲜血混着淌出来,散发出疑似麝香的味道。失去支撑他脱力的瘫了下去,还没结束呢就晕了。把他放平,分开他的双腿,将硬物重新捅了进去。折叠了他的身体压上去,抬起身体再深深的没入,略微停歇的当口,一口咬上他因不自觉吞咽而蠕动的喉结。】
 
神锋——
唔嗯!【喉间一痛,本已四散的神智被迫回笼,痛疺地睁眼,蓝武的脸映入眼中,同时间,也感受到他埋在自己体内暂时不动的部分。】痛…
 
蓝武——
【见他蹙着眉头睁眼,口中吟吟哦哦,加上细微的挣扎,无一处不是在显露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诱惑。】哼,平时不是很能的么,替人挡刀子冲锋陷阵,现在不也一样乖乖躺在床上浪叫!【嘴里碎碎念着也不忘身体的动作,九浅一深无疑是最好的撩拨手段。伸出舌头舔舔他的胸口,咬住胸前的小粒用牙齿切割。】
 
神锋——
什…么…【虽有部分神智清醒,药效却仍未散去,于是一度清晰的眸又变得朦胧,不适地扭动身体,却将蓝武的分身吞得更深,不禁闷哼】停…止…哈啊……
 
蓝武——
呃唔。【他扭动身体喘着粗气,汗湿的头发贴在额上。身下火热的甬道突然收缩,我一个激灵不小心竟射出一点点。大约真的是快到极限了,握住他的左腿,飞快的抽送再第一插到底。看着他猛的昂起头,眼泪因为冲力而从眼眶里流出来。不让自己发声而紧咬的下唇渗出细细的血丝。】……
 
神锋——
嗯…【眉心狠狠皱起,无法思考的思绪不能为什么还必须被如此对待,但更多席卷而来的是浓浓的疲惫,身体太累,肌肤接触的温度太冷,于是再次晕厥过去。】
 
蓝武——
【躺倒在一旁长吁了一口气,扭头看神锋时,他已经发出均的呼吸声。】我,赢了?【看着身侧的人嘴角勾起一个不明显的浅笑,凑上去在他唇上轻轻印下一吻。】


 
 
 
 


完结。

 
 
 

 
 
 

完结?

 
 
 
 

日上三竿了,神锋才醒过来。
那什么可以自动运功疗伤效果一流堪比龙元的气海在他身上运转了一个晚上之后,某人醒来精神焕发堪称爽快!
 
神:哥?!为什么我没穿衣服?
 
蓝:你昨天晚上吐得到处都是!
 
神:……我身上的印子是怎么回事?!
 
蓝:蚊子叮的。
 
神:……
 
(易:这种借口你也拿出来用的啊!老不羞都用烂了!!!)
 
 
旁白:邪王筒子表示初恋之人被诱j了鸭梨很大很悲愤很想砍人。
 
 
蓝:弟,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喝醉以后的事么?
 
神:完全不记得。(干脆利落!)
 
蓝:(松了口气。)
 
(易:渣!蓝武你就是个渣!居然针对自己弟弟下手还一下子来两发泥丫精力怎么就那么旺盛啊虽然当年小爷是靠这点把你羊皮掀了拐回神锋但时隔多年你丫还是如此你那么爱做怎么不去做鸭啊要不是小爷被那谁拦着许你这么占便宜么嗷嗷嗷嗷!神锋你这个见药就吃见坑就跳的白痴真真是白练惊情了!)
 
 
 
惊云道发来贺电:蓝武你够渣!你是人渣中的人渣人渣里面的精华,没有最渣只有更渣!你渣的水平渣的作风渣的态度无不体现你乃渣中龙凤渣里乾坤,一渣再渣都不够看了,你才是最大的渣中赢家!
 
 
 
 
 
完。
 
 
 
 
 
 
真的完了!
22:40  |  [萌]廢柴倉庫  |  COMMENT:(0)  |  EDIT  |  Top↑

Comment

日誌留言 (為屏蔽小廣告,請勿使用‘半角’英文字母P,‘全角’可。)


 僅對管理員顯示 (非公開留言)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ageTop

 | BLOG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