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笙歌 Ren's Dairy.
2017年09月 / 08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月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Top↑

2009.12.08 (Tue)

Ren's Dairy.

2001年3月9日 星期五 陰有小雨


………………
…………

天冷死了,我今天因為感冒發燒,所以沒有去學校。
被爹地勒令去睡客房,說是免得傳染給Rin。
真他媽的倒楣!昨天晚上洗澡洗到一半熱水變冰水……差點沒凍死我!

………………
…………

都快8點了,哥還沒回來,平時不會這麼晚的。
總覺得有那麼一點不安。

………………
…………

11點半,我聽見開門的聲音。
等到沒聲音了,我打開門溜回自己的房間,看見Rin躺在床上。
我悄悄的摸過去,想問問他今天都去幹什麼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可是等我點亮臺燈,他的樣子讓我差點叫出聲來。
他滿頭是汗,臉色發青,額頭上的青筋和脖子上的血管都鼓出來了。
咬著嘴唇,抓著被子,似乎在強忍著什麽。
我想叫他,但是又怕……
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睜開眼睛轉過頭看著我。
“Ren仔,你感冒好點沒?怎麼還不睡覺?”
“你怎麼了?”
好像什麽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他還是他,臉色很好,一切都很正常……除了那些汗。
我隨便敷衍了幾句,便回了客房。
我想大概是我發燒燒糊塗了,看到幻覺了吧?我太擔心他了么?

不知道是不是藥物的關係,我覺得自己的心跳快得有些不正常。
還是覺得很不安。
算了,睡覺。


2001年8月11日 星期六 晴


………………
…………

今天輪到我收拾院子,可是和我搭檔的那傢伙似乎不大樂意配合。
在我踹了它幾腳之後(好像有點太大力),它噗噗兩聲就徹底罷工了。
那些長得一點也不識相的雜草要是不處理掉,老爹回來又要碎碎念了。
“……你看看你,從來就不會認真做事,你看看你姐,再看看你哥……”
我靠!又不是我不想干,只是每次都遇到那麼點意外……

我正不知道該不該放棄和除草機交流的時候,Rin拿著冰可樂從屋裡出來坐到我旁邊。
在接過可樂的一瞬間,寒意傳遍了我的全身,在8月的太陽下麵,我莫名其妙的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他把胳膊搭在我肩膀上,還故意拿冰冷的可樂瓶去蹭我胳膊上的雞皮疙瘩。
我看著他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他笑起來的樣子總覺得有點陌生?

………………
…………

自從幾個月前那個晚上之後,我就覺得Rin變得很奇怪。
脾氣似乎變差了,經常因為小事發火,記性好像也不太好,時常剛做完的事轉頭就忘得一乾二淨,還變得很喜歡捉弄我……
難道遇到什麽不開心的事情了?還是說生病了?
都說雙胞胎會有心靈感應,我希望我心中的那個不安的感覺不要和他有關……

就是不知道我不爽的時候他會不會不爽?


——TBC———

**注:其實年份沒有任何意義,只是一個時間座標而已。這個時候的Rin和Ren是13歲。




被詛咒得死流覽器死QQ還不夠,寫東西還要死文檔……
我敗了,我慢慢來。
突然覺得還是以前“正常”的淩仔比較萌呢|||||= =
皮埃斯,我得找時間找機會寫寫別人,這兩兄弟膩歪了好幾個月了。
03:02  |  [愛]檔案倉庫  |  COMMENT:(0)  |  EDIT  |  Top↑

Comment

日誌留言 (為屏蔽小廣告,請勿使用‘半角’英文字母P,‘全角’可。)


 僅對管理員顯示 (非公開留言)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ageTop

 | BLOG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